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游指南 >> 生态游 >> 正文

苕溪,湖州人民的母亲河 杭嘉湖防洪屏障

发表时间:2010年2月25日    来源:浙江水利网    作者:    责任编辑:

    元代著名文学家戴表元的诗:“山从天目成群出,水傍太湖分港流。行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住湖州”。苕溪,湖州第一大河流,湖州人民的母亲河,杭州市及杭嘉湖平原防洪的重要屏障。

    一条孕育着湖州人民2000多年文化的母亲河,从天目群峰中汩汩而出,一路奔腾而下,滋润着湖州大地,成就了湖州人饭稻羹鱼、植桑养蚕的富庶生活,也孕育了湖州文化水一般的轻盈灵动。


东苕溪西苕溪旄儿港汇入长兜港

    “一路无情水”这句湖州俗谚真切的表达了生于斯长于此的百姓对母亲河的复杂情感。看太湖流域,西部为山地,东部沿海为高亢的“冈身”,中间地低且至今还在沉降,古人用烧饭的锅子(釜)来比喻之,湖州就处在“釜之底”;太平洋季风又使苕溪流域的雨水琢磨不定,时为甘霖、时亦淫雨,诗云“江外湖州最卑下,大雨时行浸原野”。水旱之灾自大禹至今不绝于史,治水以享其利成了湖州数千年文明的重要传统。

    春秋战国时期,人们就开始在中上游筑堤开塘以抗水患,千百年来,代代相承。东晋吴兴太守殷康主持开筑荻塘,使东部低洼水地变成可以灌溉的农田;唐代刺史于頔又组织民工大规模重修,并绿化塘岸,人民感其恩又唤名“頔塘”。以后历代官民十数次修塘护岸,塘路上那一座座拱桥、渡亭及长长的纤道至今依稀印着他们的足迹。西苕溪旁的青塘(三国吴?孙皓)、谢公塘(晋?谢安)、东苕溪旁的吴兴塘(南朝?沈悠之)和菱波塘(唐?崔元亮)……也都是造福后代的“民心工程”。

    为了有效地发挥太湖这个天然大水库的作用,东晋、唐、宋以来开凿的太湖七十三娄港,涝则排水太湖、旱则引湖水溉田,一幅“水傍太湖分港流”的图画,描绘了湖人治水的创举。五代吴越王设置“撩浅军”,军卒七八千人,常年疏浚太湖及诸搂港。南宋湖州知州事王回重浚后,以“丰、登、稔、熟、康、宁、安、乐”等字起头命名搂港,道出了以水为命的湖州人的美好愿望。

    昔日流域内水患灾害频繁,而今流域内建有西险大塘、南湖滞洪区、北湖滞洪区、导流港等重要水利工程,控制了水患,并兼有航运、灌溉之利。青山、对河口、老石坎、赋石等大中型水库的建设显著改善了流域的防洪除涝条件,提高了流域的供水能力,并改善了流域的水环境,近几年又因发展水利旅游和自动化管理而声名鹊起。

    “松竹留因夏,溪山去为秋。久赓白雪咏,更度采菱讴。”米芾的苕溪诗贴流传千古,一条河流就是一座城市、一个行政区域的历史,水流经的地方萌育了灿烂的文明,在这博大精深的历史文明中,湖州人依靠自己的智慧才华诗意地栖居着,不断地创造崭新的历史。

(编辑 肖荣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