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游指南 >> 乡村游 >> 正文

嘉善彻底实现城乡一体化集中供水 从根本上解决困扰嘉善发展的瓶颈问题

发表时间:2010年4月2日    来源:中国水利报    作者:    责任编辑:
编者按:
    2006年7月,浙江省嘉善县启动建国以来最大民生工程――嘉善城乡供水一体化工程。工程投资8.55亿,历时3年多,彻底实现城乡一体化集中供水。如今,翻开嘉善的供水地图,一条太浦河横跨嘉善北部。南北两个水厂就像两个心脏,从太浦河源源不断的取水,经过一道又一道的深处理程序,再通过新铺设的一、二、三级管网把清洁卫生的自来水输送向嘉善各个角落。
    作为全国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的试点县,嘉善以解决老百姓吃水难、企业用水难为党委政府头等大事,下大决心、花大力气,从根本上彻底解决困扰嘉善发展的瓶颈问题,直接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有力促进嘉善的新农村建设和小康社会建设,盘活整个嘉善的经济社会发展,使其步入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轨道。
    为了探寻3年来嘉善城乡供水一体化工程的点点滴滴,今年早春,本报记者踏上嘉善之路,用文字记录那一段嘉善水事……
 
现代化水厂

嘉 善 水 事

嘉善,谓之“地嘉人善”!有着六千年的农耕文明,是驰名中外的渔米之乡。

历史上的嘉善从来不缺水,江南水乡到处是西塘古镇那水的倩影,船的桨声……

现如今的嘉善却非常缺水,经济发展、水体污染,至跨世纪的2000年,嘉善境内已经找不到合格的地表饮用水源。

吃水,成了嘉善的大事!


为喝水“自掘坟墓”

      故事要从改革开放开始说起。
     上世纪80年代,位于国际大都市上海后院的嘉善,由于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经济发展突飞猛进。以木业家具、电子信息、五金机械、纺织服装(服饰)为主导的区域特色经济呈现喜人态势。

    然而,尾随经济发展而来的是越来越严重的地表水污染问题。嘉善蕴藏丰富的地表水,水质直线下降,水乡嘉善遂被戴上“水质性缺水”的帽子。

    如何解决“江南水乡没水喝”?

    80年代,嘉善开始改水。全县以镇或片或村为单位纷纷筑水塔、打深井,抽取深层地下水饮用。

    当时,嘉善各开发区内来自安徽、江苏打井队的小广告随处可见,足见打井业的生意火爆。至最高峰时,嘉善77家自来水企业打了近两百眼深井。驱车走在嘉善各条道路上,高高的水塔随处可见,它们向上平均高度30米,向下平均深度达到130米――200米,往往成为村里的“标志性建筑”。

    然而,年复一年过量开采地下水,带来了另一个更严峻的问题:嘉善地下水位迅速下降,地面下沉开始加剧。

    据嘉善姚庄镇供水站丁通海副站长介绍,前几年深井里已经越来越打不出水了。为了打出地下水来,他们要不断的加长管道深度,而且原本加一根3米长的管子能用个两年,后来只能用一个月,再后来用几天又没水了。

    据有关部门统计,嘉善境内洪溪水厂静水位从1998年的负43米下降到2004年的负51.7米,年均下降1.45米;杨庙水厂1号井静水位从1984年的负28米下降到2004年的负52.9米,年均下降1.2米。地面下沉更是严重,其中在嘉善的天凝和陶庄等地,2000年-2005年间累计沉降量已经达到150――200毫米。

    浙江省农水总站副主任钱银芳指出,“水体污染――水质性缺水――过度开采地下水――地面沉降”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地面沉降大大削弱了现有水利工程的防洪能力,使嘉善很多良田常年积水,无法耕种,再加上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很可能面临桑田变沧海的威胁,过度开采地下水实际上是在“自掘坟墓”!

清水到农家

逼出来的“一体化供水”

    嘉善县丁栅镇,一座占地105亩的现代化水厂在太浦河畔崛起。崭新的处理池鳞次栉比,各种先进的仪器隆隆作响,200万个处理球在水池里上下翻滚……由于引进了最先进的自动化处理设备,偌大的自来水厂里很少看到人的踪影,只有河畔美丽的芦苇花随风飘荡。

    丁栅水厂成为嘉善城乡供水一体化工程的缩影。水厂电网花了300万,水厂高、低压房花了500万,水厂自动化花了800万……整个城乡供水一体化工程总投资达到8.55亿元,创下嘉善建国以来工程之最。

    这样高标准、大规模的投资,对人口只有38万,年财政收入并不十分宽裕的嘉善来说,绝对是史无前例的大手笔。之所以能下大决心,当地政府表示,实属被逼无奈。

    2004年1月19日,为了有效控制杭嘉湖地区地面下沉趋势,浙江省政府办公厅下发《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省水利厅关于划定杭嘉湖地区地下水禁采区限采区及明确控制目标意见的通知》。《通知》中,嘉善所有11个镇中7个划入禁采区,4个划入限采区,并要求禁限采区分别在2008年和2010年底前禁采地下水。

    与此同时,水位下沉,水量不足,嘉善县的供水矛盾已经进一步激化,严重制约了嘉善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

    天凝镇供水站干了十多年的老站长周金根感触格外深刻。他告诉记者,以前他总是担惊受怕。天凝镇是织绒产业名镇,居民用水和企业用水需求很大。但由于原先的管道老化、水压不足、漏水严重,缺水、停水是常有的事。一到7、8、9三个月用水高峰期,老周的电话就响个不停,一个个电话后面是一张张嗷嗷讨水的“嘴”。

    最让老周后怕的是,由于织绒产业容易发生火灾,消防用水压力巨大。老周至今清楚的记得,05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天凝镇某企业发生火灾。由于水压不足,消防供水管道只有5米水高,不能满足救灾需求。老周当机立断把其他几根管道供水全部关闭满足消防用水。然而,临时关闭其他管道也存在很大风险,老周事后才知道当时有个企业的锅炉还烧着,把他的水关了,弄不好是要出事故的。

    说起缺水,嘉善博毕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卜荣法更有切肤之痛。由于公司产品是出口欧美市场的高端产品,对水质、水量的要求特别高,公司为了水的问题真是吃尽苦头。之前镇里供应的地下水,PH值过高,产品洗后会出现变色,企业只能再购买设备对水重新处理。由于产品要求一生产出来马上要用水清洗,企业只好等到凌晨3点钟后才开始生产。然而,尽管避开了用水高峰期,水量还是得不到保证。无奈,卜总买了5个一吨的大水桶,用大卡车载着水桶踏上外地买水之路。

    一方面,是省政府的封井要求,不容退步。另外一方面,企业缺水,制约经济发展;居民缺水,影响生活质量,来自现实的供水矛盾,已经无法回避。嘉善,不得不痛下决心,从根本上解决用水问题。

惠民供水站站长王秋荣向记者介绍城乡一体化供水


倒着算的工期

    2006年4月,嘉善县政府“城乡供水一体化管理委员会”成立;随后,水质较好的太浦河被确定为取水口,长白荡则为备用水源;2007年3月,占地105亩,建设规模15万吨/日的丁栅水厂破土动工;2009年1月嘉善水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挂牌成立;2009年9月底,全县各镇村供水主管网改造基本完成……

    嘉善城乡供水一体化工程突飞猛进、势如破竹,仅3年多时间,如此庞大的工程基本完工。如今,翻开嘉善的供水地图,一条太浦河横跨嘉善北部。南北两个水厂就像两个心脏,从太浦河源源不断的取水,经过一道又一道的深处理程序,再通过新铺设的一、二、三级管网把清洁卫生的自来水输送向嘉善县的角角落落。

    总结工程能顺利推进的原因,嘉善县水务集团投资部长怀善兴说,不仅得益于嘉善一马平川的平原地理优势,以及嘉善县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更离不开所有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我们的工程从一开始就进入倒计时!

    惠民镇水站的王秋荣站长深有感触。他说,当初压力真是大啊,为了尽快完成任务,早一天解决惠民百姓的吃水问题,工作人员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酷暑严寒,都不敢停一天工期。一年多来,12个班子近300人在惠民各村同时作业,惠民水站的工作人员则几乎每天都奔走在各个角落,检查423公里的管网铺设。

    2009年3月的最后一天,惠民镇供水一体化工程顺利竣工,比预订工期整整提前了10个月。惠民供水站站长王秋荣坦言,直到那一天,自己才如释重负。当天晚上,王站长摆了三桌,一身轻松的他要跟一起奋战的战友们开怀畅饮。

    事实上,赶进度仅仅是工程难度的一个方面,更大的难度来自少数村民的不理解。由于长期以来的地表水污染问题,很多村民依然坚信喝地下水比喝地表水更健康;由于管网铺设要经过农民的土地,一些村民怕影响耕种坚决反对管道铺设;还有一些村民由于邻里之间的矛盾,也对工程进度带来影响……

    “这些问题往往是比工程本身更棘手”,王秋荣站长回忆,为了解决这些问题,镇里、村里要不断的上门做工作,个别农户的家门王站长甚至走过了十几次,几十次。一些老党员、老干部更是自发组成了“老娘舅”队伍,活跃在工程现场,开导思想,协调矛盾,确保工程进度。
嘉善大地上渐行渐远的水塔


     “以水养水”长效管理

    改水前,嘉善大大小小几十个抽取地下水的小水厂普遍处于亏损状态。其中,惠民镇曙光村水厂至09年时亏损10万,惠通村水厂亏损7万多。周金根2000年接手的天凝镇水站,账户余额也是负16.8万元。

    剖析各水厂亏损的原因,主要是管理和机制的问题。由于原先水厂基本都是各自为阵,而且管道老化,年久失修,水压不足,漏水严重,后期维修服务都跟不上。

    在姚庄镇窑浜斗村,村书记张金弟告诉记者,为了减少漏水损失,村里水厂索性采取限时供水的策略,每到晚上九点就停止供水。每当夏天农忙时节,或是一些上夜班的人回到家就没有水用了,生活很是不便。

    在天凝镇东方红村,村民王康一家5年前花1000多元买了台太阳能热水器。正当全家人高高兴兴装好热水器,准备洗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时,没想到由于水压不足,热水器根本就抽不上水。崭新的热水器只能成为摆设,等着卖废铁了。

    如今,镇村的深井水厂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新管网如何避免重蹈覆辙?嘉善政府开始探索出一条“以水养水”的长效管理机制。

    嘉善县政府首先组建嘉善县水务集团,从体制上理清职责关系,实现“一龙管水”。其次,嘉善县计划把所有乡镇水站全部纳入水务集团统一管理,以期实现“同网同质同价”。同时,嘉善各地水站着重加强后期服务和管理,并最终实现盈利。

    在天凝水站,当初急得借钱给水站缴电费、发工资的站长周金根现在笑的特别灿烂。他乐呵呵的告诉记者,现在我们水站已经实现盈利200多万了。当初,由于缺水企业都不敢来天凝镇,现在,天凝的企业数已经从2000年的9家增加到100多家。企业多了,工业用水量就大了;服务跟上去了,水费收缴也及时了;这样水站的效益自然就好了。反过来,水站有钱了就能更好的投入水资源保护及后期维护、服务上,这就形成了一个以水养水的良性循环。

    当前,嘉善县下一步的工作已经明确。后期,嘉善将再投入4个多亿,主要用于太浦河、长白荡两个水源地的保护,以及北部水厂的扩容改造和部分村内管网更新改造。

    就在记者结束嘉善的采访之行时,东方红村的王康告诉记者,村里很多人想去买太阳能热水器,他们家也打算重新买台新的。听到这个消息,一抬头正看见窗外村里那高高的水塔,渐渐远去。或许,远去的不仅仅是高高的水塔,还有那一个喝地下水的时代……

作者:谢根能 郑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