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摄攻略 >> 自然风光 >> 正文

看,浙江百姓陶醉的五路风景(一)

发表时间:2010年8月4日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    责任编辑:leigle
    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进程中的浙江百姓,享受着怎样的文化生活

  这个夏天,我们深入城乡,捕捉文化惠民镜头。

  沉醉于琴棋书画影中的人们告诉我们,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除了造房子、添设施,更要有服务。

  也许,政府文化惠民的落点就在一个个生动的服务细节中;百姓文化权益的保障就在一次次倾心的文化生活中,而这,需要我们一点点去营造。

  镜头一:琴韵飘扬

  地点:德清洛舍东衡村

  一首充满诗意的《致爱丽丝》,一位23岁的盲人钢琴演奏家。每天,孙岩都会用这架纯白的三角钢琴,弹奏出纯粹的生命之歌——时而铿锵,时而舒缓……

  世博会诞生158年来,首次为残疾人设立了专门场馆。伟大的聋人音乐家贝多芬,那首充满希望的《欢乐颂》,从洛舍钢琴涓涓流出,传出一个有声有色的世界。

  世博会,缘何会选择一个小镇生产的钢琴?我打听到,力求完美的制琴人鲍海尔,为了打造这架九尺钢琴,从钢琴的关键部件音板,到近9000个所需零件,无一逃过他的双眼。

  鲍海尔,只不过是“中国钢琴之乡”之一员。

  小镇洛舍,真是很小,又真的很大——人口不到2万,但每年的钢琴产量,却占了全国十分之一,出口世界各国。而伴随洛舍钢琴扬名海外的农民兄弟,能弹出美妙琴声的,你随处都可遇见。

  很有趣!能造琴,能调琴,能弹琴,却大都不识五线谱。

  令我惊叹的,不是钢琴家刘诗昆那华丽的指法,而是总调音师高月明那双粗糙的手。

  在人们的印象中,被誉为“乐器之王”的钢琴,是文化与身份的象征,是高雅艺术品,与农民的生活离得很远。然而,在洛舍却是个意外。

  我学过钢琴。知道一架钢琴有88个键盘,220多根琴弦,却不知拉力竟达18吨,一双农民的大手,要在这么精巧的键盘上掌控玄机,好难!

  可是,一个人喜欢一样东西,乐趣就藏在难字里。

  “音叉振动每秒钟达到440次,弦和音叉的振动频率一致就调准了。”真神了,高月明现调好一架钢琴,只需20分钟。那台拉奥特钢琴,经他的手,就被中央芭蕾舞团指定为“唯一演出专用琴”。真是牛!高月明和同村的姚利庆、泮兴华两位村民,乐呵呵地也成了“钢琴之乡”的三大调音师。

  当洛舍人洗去一天的劳累与尘土,静静地斜靠在客厅一角小憩,欣赏着从“罗宾钢琴自动演奏系统”流出醉人的旋律:奔腾咆啸的《黄河》、抒情浪漫的《春江花月夜》……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享受一场无人弹奏的钢琴音乐大餐。

  好奢侈!从德清,到杭州,到上海,20多年间,他们自娱自乐的洛舍钢琴文化节,就如他们造的钢琴一样,越走越远,越弹越响。

  镜头二:玄白之间

  地点:衢州烂柯山

  围棋文化陈列馆

  我是从刘禹锡“到乡翻似烂柯人”知道烂柯山的。烂柯一典,已盛传棋界,成了围棋的别称。够可以的吧,衢州人将这个故事与围棋连接起来,于是烂柯山就成为了围棋的故乡——那天清晨,我沿山路爬进身高10多米的青霞洞,开阔平坦、可容数百人。回头但见明代郡守杨子臣书写的“烂柯仙洞”四字,就刻在桥洞石室的两壁上,每字1.3米见方,笔锋苍劲、字迹清晰。

  长着一张娃娃脸,戴着副眼镜的舒辉,算得上是衢州棋坛最儒雅的业余棋手,正在洞内与朋友下棋。“围棋改变了我的人生,这是我以前不曾料到的。”记得1990年冬天,浙江围棋段位赛在丽水举行,舒辉想借这个机会去掂量掂量自己的棋力,一不小心夺了个第一,取得业余五段资格,成为衢州市最早的一位业余五段棋手。

  现如今,这位高手带了无数学生,还是市里几所幼儿园的围棋老师,“最大的心愿是学生能出成绩。”

  从烂柯下来,走进围棋文化陈列馆,看见一群自称围棋高手的小朋友们,手拉着手漫步其间。在这里,围棋文化一目了然:中国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材料制作的形状各异的棋子、棋盒和棋盘,历代著名棋谱和有关围棋的绘画雕塑作品,以及国际围棋大师来衢州使用过的物品,彰显围棋之魅力。

  衢州人的生活很围棋,很享受缓慢和宁静的节奏。无论在烂柯山,还是在衢州城,围棋的张力无限大——刚刚收官的2010年衢州市第十七届少儿围棋比赛,陈祖德、聂卫平、马晓春、俞斌、常昊、古力、周鹤洋等棋手悉数到场,令好棋之人欢欣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