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游指南 >> 名胜游 >> 正文

城南旧事

发表时间:2010年7月23日    来源:浙江旅游    作者:--    责任编辑:leigle
    去河坊街有好几条路可走。我选择了那条佝偻在宽宽的延安南路和秀美的中河路之间的窄窄中山路。城南这段中山路是陌生的。陌生并不意味着一无所知,我知道路面下的2米深处就是南宋时的御道。不知怎么的,经过这条路时,感觉就像一点点在走回到久远的年代。两边尽是些存在儿时记忆里的老字号店铺和老式的中西洋房。
    正当奇怪这路怎么走不完的时候,左下里一望,看见了高高白墙上几个大字。胡庆余堂那堵高高的灰白墙被重新刷了个遍,衬着几个刚上了色的大字,黑白分明的有些触目惊心。河坊街的青石路有几处正被撬起来重铺,不过街上可以行人通车了。沿街店面认得出有些是旧物,微拱的壁梁间有剥蚀的裂缝与雕花。街心立着老式的路灯,于是想着下次来,最好挑个雨夜。两边是关门大吉的店面,冷清清的街上,湿漉漉的石板反射着昏暗的灯光…… 
    因跪在岳爷爷坟前的张俊封郡而名的清河坊一带自南宋来就一直是商业繁华区。到了晚清,吴山是城内唯一的游览胜地,邻近的清河坊一带就有了地理优势,引得各路商贾来开店设铺。朱养心的膏药、王老娘的木梳、张小泉的剪刀、孔凤春的香粉,这些百年老店就是从这里孕育发展而名扬天下。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俞平伯还与夫人踩着这一带“咯噔”“咯噔”的石板路大包小包满载而归,记住了这里狭长的街铺。
 
    大 井
    山脚下的大井巷是登山的必经之路,像张小泉、朱养心、庆余堂都是把门面开在大井巷上的。从河坊街拐到大井巷,只要仔细一点,很方便就能寻到号称钱塘第一井的五口井群。传说大井下是锁着鱼精的,只要井口不见亮光,鱼精就不能兴风作浪。百姓便在井上造起房屋,让井终日不见光。据说,至今大井周围仍不见有灯照明。

    元 宝 街
    从大井巷出,过鼓楼,直穿中河路,拐过河边一株开得颇盛的紫荆花,再沿河走上一段两百米的路,看到有高墙,墙下有路,就是现时杭州唯一的石板路街——元宝街了。虽名为街,其实这是一条偏僻冷落的小巷。不过也别小看它,130多块巨大的青石经历数百年风雨,斑驳剥蚀,见证着这里曾有过的显赫的历史。街北一带原为秦桧旧宅,最近因胡宅芝园的重修迎客,这条百米长的小巷终日不绝游者的足音。遗憾的是,深幽寂静的元宝街至今只留半分原貌。左首芝园高墙耸立,右首却是一段不和谐的仿园林矮墙。

    芝 园
    进胡宅门的时候,心情是别样的。两三年前曾经来过,就在粉笔写的“元宝街18号”外探头探脑了大半天,还是没能把脑袋探进警觉的大伯开得那条门缝里。所以这回一进门就径直进了那扇圆洞门,看到那几米高的假山和园中央的一泓清池。修建之初这一切几乎都埋在土里,土堆上面是互相隔绝的院落,堆着旧车、砖块之类的杂物。直到工程队进来,水一冲,这国内园林中最大的人工溶洞假山才始见丘壑。就是这片假山,是当时胡雪岩特邀全国闻名的叠山匠师尹芝设计的。据说尹芝为了体现杭州山水的特点,还专门去灵隐住了几天。
    在园里逛的时候,下起了大雨,但是走在无处不在的回廊楼阁下,只见檐注如线,身上却不湿丁点。顺着高高低低回廊,一直攀到园内的高处,一座高耸的三层楼阁,这在当时是杭州城里最高的建筑。这时整座园林的精巧尽入眼帘。桥亭中的人、水榭中的人、楼阁中的人在避雨看风景的同时,也成了他人眼中的风景。
    胡宅分三组建筑群。一进门看见的精细华美的门雕后面是中部,是以轿厅、正厅(百狮楼)、东西四面厅为主的礼仪活动区;左首即是西面的花园,东首则是典型的居住式庭院。由楠木厅、清雅堂、和乐堂等组成。和乐堂就是俗称的老七间,一楼是分隔的会客室,二楼是胡雪岩老婆们的集体宿舍。所以,取名和乐堂也就别有深意了。清雅堂俗称新七间,因为建造迟于老七间。有趣的是,这里的二楼是胡雪岩孩子们的集体宿舍。据传,胡雪岩有十二房小妾,有这么一筒子楼的老婆,不再造个一筒子楼怎么安置得下这许许多的血脉呢。
    胡雪岩破产后,这一切落入了邢部尚书文煜亲王之手。几经拆卖转手,为杭州著名的蒋广昌绸庄主人蒋海筹所得。于是,延碧堂的鸡翅红木,还有楠木厅的上好楠木被拆去做了蒋氏兴业银行的柜台与隔板。芝园,几乎是在废圮上依着遗存下来的照片和图纸重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