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岭尚木屋 >> 正文

岭尚木屋:本真的回归与低调的奢华

发表时间:2010年10月12日    来源:浙山浙水网    作者:松香小屋    责任编辑:兵歌

木屋——本真的回归与低调的奢华
木屋——本真的回归与低调的奢华

    古老的城堡,不可思议的魔法,神秘的森林小木屋。童话给予我们的永远都是意韵悠远的温馨与浪漫。行走于城市的钢筋水泥构造的丛林,心底梦幻般的童话世界再也无处寻觅。但你还是可以想象一下,纯原木构造的木屋,可以是粗犷的北美风情,或者是雅致的欧陆风格,又或者是飘荡着书香气息的中式木宅,依山傍湖,原木清香,温暖的壁炉。于阳台上远望,周遭的鲜花与树木在阳光的滋润下静静地生长……纯真和自然在这一刻油然而生。

    几千年来,中国建筑体系是以木构为框架的结构体系,外墙只是维护结构,木构架负担了整个建筑的荷重。据考古科学家考证“早期的木结构建筑就是由土墙和草屋顶结合而成,这种很相似的传统型建筑延续了上千年,砖石被用于建筑象城堡之类的永久性建筑”。中式木宅中雕花的窗棂、迂回的木栏、曲径通幽的层层院落,以至欧阳修《蝶恋花》词中有“庭院深深深几许?”的诗意和浪漫,人的居住情怀在建筑中得以完美的体现,木宅的美学在小桥流水与雕檐画柱间心领神会。到现代,生产力的发展,居住空间的不断缩小,建筑不断的向空间延伸,十几层乃至几十层的建筑被大面积的普及,奢华与浮躁的气息影响着人们的居住审美观。或许一切事物都会沿着一定的规律自然循环,当人们在钢筋水泥中得到了极致的心灵满足,物质的炫耀后,随之而来的是对回归自然的渴望,于是乎,木屋又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里。木别墅、乡村木房子、公园景区里用木结构营造出来的自然气息乃至都市高档会所中用于点缀的木质景观小品,厌倦了钢砖结构的冰凉气息,木屋重新点燃了人们心中缺失已久的雅致、静谧、自然的乡村情调。唯有木屋才会勾起人们心中的童话情怀,木屋才是具有生命的建筑。

    而在现代大多数人的眼里,木屋却是不适合居住的,首先,(他们认为)木材的使用寿命明显低于其他的现代建筑材料,其次是木结构的承重性能也不太乐观,不适合建造高层建筑,最后木材还易引发火灾、在雨天容易受潮等种种的不良性能。当现代建筑技术发到今天,以上的种种问题都能迎刃而解,经过特殊技术的处理,木材可以防火、防腐、防潮,而最新的研究表明,木材的使用寿命可达70年以上,就人们熟知的古代庙宇、宫殿都是由木材建设的,经过几百年的风雨洗礼自今还保存完好。另外,木结构在防止地震等自然灾害方面要明显的优于其他的建筑材料,在地震多发国家日本就大量的建造木结构的房子就是基于木材良好的防震性能。而日本人喜欢住木屋的另一个原因还因为住木屋可以延年益寿,木屋的优点还有:梅雨季节能调节湿度,当湿度大时木屋能自动吸潮,干燥时又会从自身的细胞中释放水分,起到天然调节的作用;木材还有抗菌、杀菌、防虫的作用。由此可见,木屋是完全适合现代居住要求的。而近年来,人们也逐渐对木屋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木屋或许是自然的、乡村的、小家碧玉式的,也可以是高档、大气、精致而优雅的。所以木屋才会流行,它可以大气奢华,也能宁静自然,从来没有一种建筑可以像木屋那样给人们极尽可能的想象空间。回归自然或许是心灵的向往,直切的舒适和情感的需求才是本质。

    在中国从几千年的木结构建筑中解放出来迈向钢筋水泥丛林的时候,国外却反其道而行之。木材已成为加拿大、美国和日本80%以上的别墅及低层住宅建造的首选材料,而早在上世纪90年代,在美国的单体别墅中,就有90%采用木结构,而在其他的多层住宅中,绝大多数也采用木结构;有着清澈纯净天空的芬兰则处处都是木屋,一排排的木屋掩映在红花绿树之间,每年都会吸引上万的游客在此流连忘返;在北极圈附近的北欧,保温性能绝佳的木制坡顶别墅,将极地的严寒牢牢挡在门外。任它窗外北风卷地、漫天飞雪,室内则是欢声笑语、暖意融融……这有着童话般境界的木屋,同时又是富足生活的象征;而在日本购买新型木屋更是一种时尚潮流。爱因斯坦晚年隐居在德国波茨坦附近小镇卡普斯湖边的木制小屋里,这位大科学家正是在这里用旧打字机写下了许多著名的科学文献;美国夫妇Eric和Susan则在景色旖旎的新西兰湖畔建设自己的别墅木屋。这对走过世界各地,阅尽千山万水的神仙眷侣最后还是选择了木屋作为安家之所。

    近年来,我国政府部门对开发健康环保、节能生态的住宅持支持态度;而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给房地产开发市场带来了更广阔、更规范、更高档次的发展空间与机遇,有远见的发展商已经开始理性地将其作为自身的投资产品;在上海、北京、广州、南京、香港等大城市悄然兴起木结构住宅热。木结构产品成了很多开发商的卖点,不少消费者也将其看成是一个时髦的产品,此类产品已不再是只为符合境外人士对高档住宅要求而塑造的产品;最后高品质的住宅产品永远是市场的主流,就像加拿大木业协会主席保罗所说的那样,“木结构建筑目前在中国的弱势,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观念问题。”